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政府请勿轻易补贴新能源汽车

2014-07-02 12:07
科技潮人
关注

  随着国家对节能环保投入的加大,新能源汽车产业在减排大军中占主导地位,那么政府是否应该补贴新能源汽车,加快行业的发展呢?就此,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环境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赵细康表示,政府不要轻易补贴新能源汽车。

  节能环保与产业转型升级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具体到广东省,我们应该如何将这两者结合起来?

  赵细康表示,节能环保要求我们少用能源、少排放,产业转型升级要求我们由以低端产业为主的体系转向由以高端产业为主的体系,这就要求我们绿色化、少消耗、高效率,这本身就是一种产业进步。所以我认为节能环保和产业转型两者,方向是一致的,走向绿色化就是转型升级。当然,转型升级也有很多个方向,除了绿色化,还有高效、简洁、小巧等。产业转型升级有很多的约束,绿色环保的约束肯定是其中之一。

  广东省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作为制造基地、加工基地,现在主要还是以低端产业、低端制造业为主。我相信,节能环保、低碳循环这些政策推行之后,可以加快广东转型的步伐。就像人有惰性一样,产业发展也有惯性,没有外界的推力很难转型,所以节能环保在某种意义上是产业转型升级的加速器。

  目前经济高速发展,换来的却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大家都在反省这种牺牲究竟值不值得。在经济学上,我们该如何折算这些环境问题带来的生活质量的损失?

  赵细康表示,这个问题很有意思,这实际上正是环境经济学所关心的问题。我们观察最基础的经济学关系:利他和利己。什么是“利他”?第一,穷了自己,富了他人;第二,穷了当代,富了后代。我们现在是以牺牲坏境为代价来换取发展,无非就是把资源变现,把现在环境的价值破坏掉,变为可见的财富,这是一种自然的“利己”行为。环境问题难以处理就在于,没有关系的群体之间在学理上是很难产生“利他”行为的,这可以说是人类社会的一种困境与矛盾。

  这种矛盾分为“代内矛盾”和“代际矛盾”。前者主要指空间上的,像上游和下游之间。这一类矛盾还有办法解决,比如说通过制度设计、生态补偿、碳交易的价值化等。后者就比较麻烦了,下一代人都还没出身,怎么跟他们谈判?在国际上的做法是选出下一代的代理人来跟上一代代理人来进行谈判,主要代表就是国际环境组织、NGO这样一些人,站在未来的角度来跟当代人来谈判。

  现在我们讲经济损失,讲绿色GDP,这个损失既难计算又不难计算。经济学家霍特林告诉我们,人们对事物长远价值的判断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贴现率。霍特林观察上个世纪的人们把地下的煤矿挖出来拿出去卖,这个跟现代人们利用环境是一样的,这是一个现象;第二个现象,有些人又把那些老古董收藏起来,不卖,反而保存起来。霍特林就问为什么在社会上有些人会把宝贝卖掉,有些人却把宝贝藏起来?他认为这就取决于人对事物未来价值的判断,取决于它的贴现率。什么叫贴现率呢?比如我现在给你100块钱和20年后给你500块钱你怎么选择?你可能会选现在100块吧?因为落袋为安。现在的100块钱在未来值多少钱,这就是个利益问题。为什么有些人把宝贝挖出来,就是因为人们对它的贴现率判断太高了。高贴现率,意味着人们对未来的责任感减弱,只追求眼前利益;如果贴现率为0,意味着现在的100元与未来100元是等价的,那人们很可能就把宝贝藏起来。所以贴现率的估价影响人们选择。国际上评价一块沙、一块矿,一般做贴现率评估都是2%,这是一个很低的贴现率,这就说明这个东西未来很值钱,所以像中东的石油,他们会把它藏起来,藏起来,未来更值钱。环境保护亦是如此,如果人们认为环境和资源的贴现率比较高,就会更加重视眼前利益,并且尽快将资源远转化为切实可见的经济利益;而如果人们认为在环境问题上贴现率比较低,那么就会开始保护环境,为将来做打算。所以计算损失,贴现率是一种算法。

  还有一种算法就是从环境学角度看,首先是直接损害:环境损害使得多少物种灭绝了,会对多少人造成疾病,这些都是看得见的直接损害;还有一种间接损害,即机会成本,比如一个人因为环境问题生病了,上不了班。环境问题带来的经济损失,仍然是个很复杂的问题。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环保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